身漂异地的95后传媒毕业生:租房不矫情是为了更好发展

  【编者按】8月,毕业生们走上自己的工作岗位。从此,人生再无寒暑假,只有不懈奋斗和拼搏。远离家乡,远离母校,毕业生们通过租房寻找家的感觉和人生归属,95后们认为,高房租是工作动力,好室友为工作锦上添花,有梦想就不要矫情,因为他们坚信 #房子是租的但人生不是# 。希望清华大学能够和建行继续携手同行,今期开码

  未来网北京8月5日电(记者 朱延生)大学刚毕业,总有人要选择漂泊异乡。而今年7月初发布的《2019大学毕业生租住数据报告》显示,北上广深依旧是应届生的首选。而对想要扎根在异地的应届生来说,租房是始终离不开的一个话题。

  记者近日采访到了几名从事媒体行业的“95”后,家与毕业学校均在外地的应届生,他们都怀着一颗对所在地的向往之情前来,有的抛弃了对生活的矫情,为了实现自己更好的发展;有的努力沉淀自己,希望依靠自己改善自己的生活环境;有的为自己制定了人生的“小目标”,可以冲破短暂的黑暗,迎接希望曙光。

  大学毕业一个月,广西女孩孙云筱(化名)终于如愿加入“北漂一族”,成为了一名财经记者。

  “一定要先去北京当记者。”孙云筱告诉记者,北京是国家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拥有其他地方不具备的许多采访资源。而孙云筱的家人也非常支持她的这个选择。

  对孙云筱来说,北京并不陌生。2018年暑期实习,她就已经来过。当时,她在国内一家以时政研究见长的杂志社实习,“实习那会,我知道我不会留在北京,所以内心很轻松。”但现在, “我得尽力留下来。”

  孙云筱希望,“租金最好能够控制工资的30%”。根据一款长租公寓APP上的租金显示,她的工作地点附近的房租均价约3300元。

  不过好在,工作的领导告诉孙云筱,记者无需坐班,每周只需到单位开两次选题会即可。这让她很开心,因为这就意味着,自己不需要考虑在公司附近找房子,可以节省不少钱。

  “对女生来说,安全是第一的。”孙云筱告诉记者,2018年实习时和朋友一起住在朝阳区,因此对北京东边的区域较为熟悉。于是,这一次她也同样选择了这里。

  在不同的租房APP和网页上比对了很久,孙云筱在某长租平台上看好了一套房,于是约了房屋中介一起看房。

  “他估计是看出来我是一个应届生,所以没有推荐太贵的房子。”孙云筱告诉记者,在她确定租这家长租公寓的房子后,自己带了两个行李箱搬家。到了房子附近的地铁出站口,她看见这名曾带她看房的工作人员特意在地铁站出站口等着她,并帮她提着一个箱子,一起上楼。

  “这种用心让我感觉到了温暖。” 孙云筱说:“对于刚毕业的人来说,以前很多的归宿感来自回家,但现在会发现很多的归属感来自外面,比如说和朋友聚一起。”

  作为一名南方姑娘,孙云筱希望出租屋可以带一个阳台,让衣服染上阳光的味道,多一些生活的气息。但寸土寸金的北京,带有阳台的房子价格却让人望而退步。

  “北京相对高的房租有可能变成一种激励,但也可能变成一种束缚和压力。”孙云筱表示,在北京不能太矫情,拼搏的目的不是为了租到更好的房子,而是想要给自己一个新的发展。

  孙云筱憧憬着自己已经开始的“北漂”生活。“我想好好在这个媒体最有活力的地方,感受一下真正的媒体人是什么样子。”

  “我可能比较贪玩”,福建福州的王致(化名)在临近毕业时才开始找工作。尽管找工作的时间比较晚,但他对选择在哪里工作,做何种工作,早已明确。

  “毕竟是学传媒,去一些文化资讯比较前沿的地方,才能学到更多的东西。”王致希望自己的工作可以到离家不远的深圳工作。但考虑到深圳的房租,他希望,最好公司能提供租房,缓解工作初期的压力。

  王致告诉记者,找工作给了他许多打击。其中,最大的一次打击是他所应聘的一家宠物公司视频编辑。面试前,他做了“最大的准备”,带上了大学时“得意”的作品,也提前在内心模拟了多次如何表达他对宠物的喜爱。但公司要求他能够独立完成从前期到后期的所有工作超出了他个人能力。

  初出茅庐,被应聘公司不断拒绝的王致,一度开始怀疑他的能力,怀疑选择“深漂”是否正确。

  “我必须留在深圳,我想给自己一个挑战”。在与父母的一番沟通后,王致最终选择了咬牙坚持。

  7月13日,王致终于面试成功了一份视频编辑岗位,而且公司还提供住宿。“房租从每月工资中扣除300元。”

  “在深圳没有比这更便宜的房子了,房子离公司也只有两站地铁。”王致告诉记者,之所以这么便宜,是因为公司整租了几套房子。而他所住的房子,有3间房,每间房住了4个人。

  这种类似大学宿舍的房子对刚毕业的王致来说,会有一些“令人尴尬”的地方。曾经有两个“00”后同事在没有经过王致的允许下,就用了一些王致的护理品。

  “说实话,我很反感。”王致认为,“对于现在的90后来说,同事可以处得来就可以当作好朋友,处不来就只当同事。”

  “尽管家庭环境也允许我租一个更好的房子”,但王致并不希望一工作就向父母要钱,而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不断改善自己的居住环境。

  王致认为,人只有靠自己的能力才是本事。如果一开始就依赖家人,这样对于自己的基本历练就没有了,也没有办法体现出个人的意志。

  如今,已经工作半个月的王致,每天8点起床,8点40分到公司。完成每天要求剪辑视频的数量后,在晚上6点半之后才会下班。

  “一开始是有点儿无聊。”王致曾和母亲视频聊天中抱怨过这个问题,但妈妈告诉他:“你一定要端正自己的心态,要抱着学习的心态锤炼自己。等有能力的那一天,才是你能说这些话的时刻。”

  “自视清高也许有点不对,应该先沉下心来好好检视自己。”如今的王致除了每天剪辑视频,还会努力在每一支视频中开发他的一些新的想法和创意。“毕竟每一个视频都是不一样的,要在工作的过程中,不断沉淀自己。”

  今年3月起,梁俊杰(化名)就从福建福州只身一人来到北京的某网络媒体公司开始实习,但作为实习生,每个月他仅有1000元实习工资。

  为了节省支出,梁俊杰一个人租住在距离工作单位70分钟的一个地铁站附近。梁俊杰在网上找到了这间房子时,非常开心,“因为它的房租真的非常低。”

  入住之后,梁俊杰才发现,由于房间在二楼,蚊虫比较多。但他别无选择,因为除了这间房,没有更便宜的房源了。尽管如此,他每个月1000元的实习工资依旧无法独立承担起房租。因此,实习期间,他每个月都需要向家里要一笔钱。

  梁俊杰的妈妈曾劝过儿子回到福州,但梁俊杰知道,回到家后,他所学的专业只能到当地的电视台工作。“而当地电视台的影响力并不高”,如果选择这样的一份工作,将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7月初,梁俊杰在公司内部又转岗到了新部门,但新部门考核压力倍增,让他感觉有些吃力,开始“萌生退意”。

  也是在7月初,梁俊杰的高中同学告诉他,自己租的出租屋,有一名室友退租了,目前空着一间房,要不要搬过来和他一起住,房租只要2550元。

  “虽然距离公司的距离依旧是70分钟,但住宿的条件好了很多。”梁俊杰于是搬到高中同学所在的房子。

  “房子是租的,但是人生不是。”林俊杰告诉记者,这期间,他与不少朋友聊天,逐渐认识到在工作初期频繁跳槽对于之后的工作发展是不好的。于是,他也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无论如何都要咬牙坚持到“工作满一年”。